88必发娱乐,88必发娱乐场,88必发娱乐场官网

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eiwenting.com】

小语求职记

作者:冰魂GO []
来源:88必发娱乐场官网 时间:2017-10-04 09:36 阅读:11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  之前洪仲丘的案子十分火热,曾激起社会公愤,军方虐死是普遍的认定,但为什么这样操他呢?我觉得,可能和一个没有出社会的新鲜人,缺少防人卫己的意识有关,离营座谈的大鸣大放,未尝不是间接造成致死的原因吧。虽然,乡愿是很不好的事,但是,生活是现实的,而现实常隐藏着陷阱也是事实,能给年轻人打打预防针,提个醒是必要的。所以,我想来写一篇社会写实的短篇小说,写什么好呢?现在年轻人求职已是几不可免的经历,就以这个做题裁吧。人在江湖走,各自风浪各自担,也只能自求多福啦。
  根据统计6成2上班族曾遇求职陷阱,其中5成8会上当,比例不可谓不高吧,大家前仆后继,甚至为此赔上性命的也大有人在。无可奈何,只能提醒大家谨记求职五不:不缴费、不购买、不办卡、不随便签约、证件不离身!务必切记!  


(背景1980年,台北市)
王小语家境小康,父亲王健是中央政府法务部局级的主任,为人正直且乐于助人,因此交游广阔,对小语这个家中么女更是宠爱有加。
小语虽然不能说是个骄纵的女孩,但是,从小就在家人的呵护下长大,已养成任性的脾气,只要是她认为对的或于他人无碍的范围内,她已经养成了想干嘛干嘛的行事风格。
小语的成长可说是蛮平顺的,学业也差强人意,高中毕业只考上夜间大学,于是,她心想找个工作,可以减轻爸妈负担,同时让自己能早点接触社会学习独立。说起来,要帮小语找份工读,对人脉丰厚的王健来说,真是一通电话就能搞定的事。可是小语压根不作如是想,因为她觉得这是走后门、靠关系,不够光采的事。因此,她决定靠自己的本事找工作。
和一般人一样,她由报纸的求才启事上找到机会,她看中了一格3×5公分的求才广告,上面写着<第X百货公司征职员,待优免经验,6楼B室刘小姐洽>,因为这家百货公司人尽皆知,小语觉得去应征当职员应该是很稳当的事情,于是她向母亲打个招呼,单枪匹马的就去了。
第X百货公司是一栋高达十楼的办公大楼,小语搭电梯上了6楼找到了B室,她往室内一看,大约就六、七坪的狭长空间,摆着前后两张办公桌,前一张坐着男士,后一张则是位女士,室内已经有不少的应征者在填资料,小语对那位男士表明应征来意,于是男士拿了一张报名表给小语填,填完,他向小语说:「请先缴300元报名费。」
小语不疑有它,付了三百元,男士把报名表交给后面的女士,等了一阵子,女士叫小语过去说:「妳的工作已经确定录取,请先缴300元服务费。」小语一听很开心,二话不说给了300元,这时,女士给了小语一张卡,小语一看心凉了一截,原来这是一家工作介绍所,卡上面媒介的是光X贸易股份有限公司,职位是一般职员,还有公司地点是中X北路X巷X号3楼之7。
小语问:「不是第X百货要征职员吗?」女士说:「第X百货的职缺已经额满,去这家公司也一样是当职员,待遇约有七千元,我已经跟对方经理接洽好了,妳尽管去,立即可以上班。」
事已至此,小语直觉对方既已接洽好,钱,恐怕已是要不回来了,不如就去试试吧!

小语按公司地址找去,在中X北路的巷子里,外观就像普通住家的四楼公寓,小语上楼看见房门口还挂着<光X贸易股份有限公司>的小招牌,于是敲门进入,门内像间寛敞套房,更夸张的是除了简单的一套沙发,只有一张办公桌,桌后坐着所谓的经理,穿着西装身裁矮瘦,桌前则站着两名举止生涩的少女,由他们的对话,显然也是来应征的。
经理交待一些事打发少女走人后,把小语叫了过去,接过了介绍卡说:「很欢迎妳加入本公司一起工作。」小语问道:「请问职员一般需要做些什么事情?我是第一次出来工作。」经理说:「不必担心,通常是一些缮写的工作和接听电话之类,不会太困难,不过你必需准备一些证件,首先是身份证正反复印件,以及一份店保。」说着,交给小语一份店保保证书。
「妳把这两样东西准备好再来,就可以立即上班了。」小语满脸疑惑地问:「是在这里上班吗?」
经理回答:「当然不是,公司另外有办公室,等妳东西准备好我就会带妳过去。」说完微笑望着小语,一付看妳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样子。于是小语说:「好吧,那我先回去准备好再来,再见。」

回家后已接近中午,小语回去把找到职员工作的过程和母亲说了一遍,母亲说:「没问题,你二伯父就开店,等你爸回来,你让他帮妳处理。」
开饭前父亲回家用餐,在餐桌上小语把找到工作的事向父亲说了一遍,还没说到要店保,父亲已经气急败坏的说:「妳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一个人跑去中X北路那种地方去应征工作,算老天保佑,不过就600块钱,钱丢了就算了,妳没把人丢了算好事,妳不许再去!听到没有!那些都是介绍所骗人的把戏,专门诈取像妳这种傻瓜的钱!」经父亲这么一点醒,小语人算是立即明白过来了。其实知道是介绍所的一瞬,她就有了上当的感觉不是吗?会硬着头皮继续去应征,不就是因为不甘心那600元吗?她是真的心疼那600元阿,丢到水里去啦,那几乎花光她手边的积蓄。但是她也明白父亲说的没错,太多求职遇害的新闻瞬间浮上脑海,父亲说的对,她没把人给丢了已算是走运了。本来想逞能自己找工作,如今…真是令人懊恼阿。
「妳想找工作我会帮妳安排,妳去张强叔叔的书店帮忙好了,我和张叔叔很熟,妳去那我也好放心。」自己求职砸了锅,看来也只好由父亲拍板定案了。

小语很快就到张叔叔的书店去上班了,待遇马虎,工作轻松,没事的时候她可以看自己的书,小语算是蛮满意。然而几天之后,她心血来潮打开报纸广告栏,第X百货公司征职员的广告居然还在,她的受骗感变得更加强烈,她的怒火瞬间点燃,因为她清楚知道第X百货根本就没有要征职员,这是一个幌子!这是一个诱饵!
那天求职的画面出现在小语的脑海,那么多的求职者,一天下来会是多少人?那么多天下来,又将诈取多么庞大的金钱阿?那些求职者就已经是没工作的弱势者,这些打着征才广告的骗子,怎么忍得下心再往他们身上吸血呢?难道没有办法可以阻止他们?制裁他们吗?

小语实在是看不下去,她知道第X百货是属于X中分局的辖区,于是她打电话过去,接听的警员:「你好,这里是X中分局。」
「警官你好,是这样,最近中X时报上一直登第X百货公司征职员,诱骗找工作的人上门,其实第X百货根本没有要招职员,是介绍所故意藏身第X百货的6楼,想藉以蒙骗求职者的钱,希望你们能去查看一下,不要让他们继续再骗钱,那些找工作的人大都是穷人还要被骗钱真的很可怜。」
「妳说的情形也有人打电话来说过,妳要不要过来备个案?」警察语气还蛮客气。
「我不方便过去,我打电话也不是为了我自己,我是因为同情那些想找工作却被骗钱的人,所以提供警方线索,请你们务必去查办,好阻止那些人继续坑人继续骗钱。」
「好吧,我们会去了解。」
「那就麻烦你们,谢谢你喔,再见。」小语说完便挂掉电话,她相信警察去了解后,应该会阻止这些骗钱的坏蛋。

然而事隔两三天后小语偶一翻报纸,没想到广告依旧,之后一天还在,之后两天仍在,小语再也按捺不住,她改拨110报案专线,接通后,小语把打电话报案的用意说明后,对方警员回答:「第X百货公司属于X中分局的辖区,妳可以直接向分局报案。」
于是小语说:「我向X中分局报过案,他们也答应要去处理,但是根本就没有去处理,好多天了,不实广告依然在刋登,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上当!」
「是这样吗?那好吧,我先记录起来,再来看怎么处理。」听到警员答应处理,小语就道谢挂了电话。

小语这次已不像上次那么信任警方,因此110报案后,她每天翻报纸,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.小语失望了,广告依然如故,但她似乎被激得铁了心,决定卯起来干,她找来电话簿,查到台北市保安大队的电话,就拨了过去,当小语报案完毕,对方警察说:「对不起,这不在我们承办的业务范围,妳应该向该辖区分局报案才对。」
小语一听心中一把无名火起,立刻回答道:「我报案过啦,X中分局和110我都报了案,但他们都不去处理,任那些骗子打着第X百货公司征才的广告一直骗钱,你们叫保安大队,不就该保市民安居乐业,该保市民不会受骗上当才对吗?你们不是人民保母吗?不归你们管,那你们应该看看这该归谁管,联络该管的去管不是吗?这些是警察该做的事没错吧?」对方可能听出小语的激动,于是赶忙应承,会代为联系处理。

但是接下来的几天,当小语再次翻看报纸广告,她气到差点吐血,因为这次第X百货公司已不仅是征职员,还征缮写员,报纸广告也变得大了一些,可不是吗?这么长时间骗到的钱一定不少,自然更舍得打广告扩大征才,好骗更多人上当了!

既然打电话被警方当成了耳边风,这次小语决定用写的,于是她找来纸笔。

亲爱的警官大人
  首先感谢您百忙之中展读此信,本人是一个刚考取夜间大学的学生,为了想减轻家庭负担,于是在看到中X时报上的第X百货公司征职员广告后,便前去该百货6楼B室应征,却在被收取报名费和服务费600元后才得知对方竟是职业介绍所,而第X百货公司根本就没有要征才,这种打着知名百货公司征才,实际在骗取求职者的血汗钱,明显是一种恶意诈欺的行为!就当日本人所见同去应征者就有非常多人,时至今日又是二十多天,骗人广告始终刋登,上当受骗的人更不知累积了多少!试想,求职者已是没有工作的穷人,还要让这些骗子再吸血剥皮,何其忍心阿!
  而更令本人痛心难过的是,当本人向X中分局、110专线、和保安大队报案,告知以上情形时,这些单位居然置若罔闻,任令这种诈骗恶行为所欲为!而该介绍所不但未曾因此收敛,反而更增大广告版面,继续打着第X百货征才的幌子招摇撞骗。
  对一个中学毕业初次踏入社会的年轻人,心中原本是充满了热情、理想和希望,但没有想到的是,一入社会看见的竟是是欺诈、冷血和无情,心中的失望、痛心与愤慨真不是笔墨可以形容,恳请警官大人能体恤被骗者的痛苦,查办上情,在此先致上十二万分的谢意!
X大夜校生 王小语敬上
  
  一口气写完了陈情书该寄给谁呢?于是小语再次拿出电话簿,翻到警政机关一眼就看上了八号分机,于是她填上地址就把信寄给了八号分机收。
  信寄出后,小语的劲也差不多耗尽,她心想,自己都做到这个分上应该够了,再不济事她也没辄啦,何况已届开学日。开学后,学业工作两头忙,很快小语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。

大约在开学半个多月后,有一天,有同学来叫小语:「王小语陈教官找妳,要妳马上去教官室。」
小语到了教官室向陈教官报到,教官说:「刚才X中分局打电话来,说妳告了一个人,要妳明天上午11点去X中分局走一趟。」
小语满头雾水的说:「怎会有这种事?我从来没有告过任何人阿。」
教官说:「对方说的很怱忙,如果妳没有告别人,也可能是误会,不然,妳明早去之前再打通电话,问清楚再去。」

第二天,小语先打了通电话去X中分局,对方警员说:「没有错,总之妳来分局一趟就会弄明白了!」并交待小语11点务必到分局走一趟。
小语满脑问号到了分局,见到了承办警察,陪同的还有另一名警察和一名年轻男子,把小语带入侦讯室分别坐定后,承办警察坐小语隔壁桌,先做了介绍:「我姓胡,坐妳对面的是周警官,坐我对面的陈先生是中X时报的记者,妳今天在这说话要实在,不要乱说,妳说的话明天就有可能会登在报纸上。」
小语觉得警员的说话语气像在唬人,但她还是满头雾水,她望了那名记者一眼,对方一派轻松并没有什么特别表示。这时胡警员打开卷宗,拿出了小语的信,问:「这是妳写的吧?」
小语看到信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,于是说:「嗯,这封信是我写的没错,但是我的用意是想提供警方线索,希望警方能去了解介绍所打着第X百货公司征才来骗求职者的钱是否涉及违法,我的目的仅仅是提供线索,希望不要有人因此再受骗上当,并没有想要告任何人的意思。」
胡警员很不客气的说:「白纸黑字,你这已是在控告介绍所诈欺,妳问问记者看,在报上登广告有多贵,小小一格就要好几百块,大家都把字句简化来写,这是很正常的现象。」小语望向记者,记者微笑着,对警察的话并没有表示意见。
小语于是重申:「我刚才已说过,我只是基于同情有人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受骗上当,所以提供线索请警方能去调查,实在没有要控告什么人的意思。」
胡警员的语气变得更严厉:「妳在信上明明白白写对方诈欺,在法律上这已经是一种控告的行为,还有,妳觉得对方欺骗你,妳有回去向对方把钱要回来吗?」
小语很诚实的回答:「没有,我想就算去要,对方一定也不可能还给我了。」
胡警员听后更是得理不饶人:「妳没有去要,妳怎么知道对方不会给,如果妳去要了对方不给,妳再说人家诈欺也不迟,妳像这样诬赖人家,人家可以反过来告你诬告,妳知不知道?」
小语一听心就慌起来了,很着急的分辩:「我真的没有想告任何人的意思。」
胡警员脸色愈来愈难看,语气变得更加不客气:「信在这里,就是妳控告别人的证据,妳现在等着对方老板来告你诬告吧!妳等着被关,等着坐牢好了!」
小语原本已很心慌,听到要坐牢吓得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,口中反复的还是那句:「我真的只是想提供线索….真的真的没有要告人家的意思…」小语心中交杂的害怕委屈和无助的心情,说话的语气已接近在哀求。
问话的过程,周警官始终双手抱胸不发一语,记者也是一付旁观看戏事不关己的样子,对小语讨饶的语气,没有人想给予同情,胡警员也没理小语写着笔录之类的东西吧,空气一时陷入了冷凝状态。

就在小语流着泪被吓得六神无主不知怎么办的时候,她想到了父亲,而想到父亲就连带想到父亲的职务来,就这一刻,小语心情为之一振,心想,自己真是白痴了,居然还被吓到哭出来!
小语把眼泪一擦,语气180度大转变。她声高气壮的嚷了起来:「我老实告诉你们吧!诈欺可不是我说的喔,是我爸爸说的,我爸是法务部XX局的主任,他会不懂什么是诈欺吗?他说这是诈欺这个就是诈欺!你们去告他诬告阿,有本事你们就把我爸关到牢里去好了!」她发觉说出父亲的职称,果然把大家吓住了,尤其是胡警员脸上的气焰明显消失了,于是小语接着说:「我要打电话给我爸爸!」周警官对着桌上的电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小语打回家的电话刚好是王健接到,小语难掩激动的叫嚷起来:「爸,我是小语,我在X中分局,你快来救我,他们硬说我诬告别人,要把我关到牢里去!」王健问小语是怎么回事,小语又叫起来:「你不要问那么多,我在X中分局,你赶快来救我就对了。」王健答应后,小语挂上了电话。这之后小语就臭着一张脸坐在那,胡警员两次问话小语就当没听见。

没一会儿,一个身裁矮瘦的中年男子满身不自在的走进了侦讯室,在周警官的指示下,男子就两手握在肚子前,规规矩矩站在墙边面向着侦讯室等待,后来小语知道对方原来是介绍所老板。而同时间,周警官也指示中X时报的记者离开。
大约十多分钟王健就赶到了分局,周警官赶忙出去把王健请进侦讯室,小语看到王健后开心大叫:「爸!」王健看小语蛮好的,比较放下了心,于是随口问了句:「妳是闯了什么祸阿?」小语一付委屈的表情嚷道:「人家才没有闯祸呢!」
周警官就近搬了一张椅子,请王健靠桌旁坐了下来,并向王健说明状况,因为小语的一封信,上面交办下来,并没什么严重的事,并把小语的信递给了王健。
小语看到父亲看信时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,她不知道是不是父亲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,但是她可以肯定父亲一定没有怪她的意思。现在,她只希望父亲赶快帮她把事情摆平,好早点带她离开。虽然她很想父亲能帮她出出气,但也怕会把场面弄难堪,所以她索性木偶似的坐在那,就像个无聊的学生,什么都不想做,一心就只想着快点下课。
胡警员起身走向介绍所老板交待了几句,于是老板往前向周警官和王健各敬了个礼,并弯腰很恭敬的把六百块还给了小语。
王健和周警官闲聊一些机关人事之类的话题时,胡警员很快把笔录做好,拿给王健过目,王健简单看了看,就叫小语听胡警员的指示,在每行每句上画押,结案!
周警官随后很礼貌的把王健和小语送出侦讯室,王健也很有风度的和周警官和胡警员分别握了个手,就带着小语离开。

王健牵着小语走出了分局的大门,小语靠向父亲撒娇的说:「有个厉害的爸爸真好,不然,今天说不定就被关到牢里去了。」
王健说:「不至于,他们应该也只是吓吓妳而已。」
「他们干嘛要吓我?」小语反问
「因为妳给他们找麻烦,而且还在信上指责X中分局,妳说他们会不会想借机整妳一下。」
「但我说的是事实阿。」
「事实也是一样,被指责任谁心里都不会好过。」
「我并不知道信会被送到X中分局,总之,还好有爸爸能罩着我。虽然六百元拿回来,但这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早知道如此,我也不必费那么大的劲,真是白花工夫!爸,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做很可笑阿?」小语想起父亲看信时的表情。
「没有,我很高兴妳这么有正义感,老爸以妳为荣,妳的信写得非常好。」小语听父亲这么说,心里很是得意。
「以后妳上下学要特别当心,千万不要落单,那个介绍所的背景我们并不了解,总之多注意自身安全就没错。」王健不放心地叮咛小语。
「爸,你放心,我一定会随时注意自己的安全。」
「那就好,我还没吃中饭,带妳下小馆吧?」
「好阿,吃哪一家呢?」
「徐州啥锅好不好?」
「当然好啦,我最喜欢吃他们的韮菜盒了。」
于是父女俩开开心心乘车吃饭去了。


后记:
  这篇故事并不在贬损警察,相信绝大部份的警察都是非常辛劳、热心服务的,甚至包含文中的两位在内,其实,社会往往是兼容并蓄,如果除恶务尽,那么警察恐怕都会感到疲于奔命。所以立足于社会,怀抱正向的能量之外,也可以多吸取他人的经验以增加自己的免疫力,使自己不致误触陷阱,误入歧途。社会,就像一本书,不同的年纪会有不同体会,怎么描述它呢?真是欲辩无言....

相关专题:求职 父亲 广告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小语求职记的感言
    • 小鹤 2017-10-04 评论

      顶一下,推荐阅读~

    • 细柳 2017-10-05 评论

      社会黑暗无处不在,不论台湾还是大陆,不如有一个好爸爸!推荐阅读。

    • 冰魂GO 2017-10-05 评论

      謝謝~

    • 冰魂GO 2017-10-05 评论

      人的社會都不免有坑蒙拐騙之類在外行走自己多当心是真謝謝來訪~

    • 东东新 2017-10-16 评论

      好文,为好友点赞。

    • 冰魂GO 2017-10-18 评论

      謝謝支持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