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必发娱乐,88必发娱乐场,88必发娱乐场官网

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eiwenting.com】

刺猬小小

作者:小爻 []
来源:88必发娱乐场官网 时间:2017-07-14 10:44 阅读:7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“嗷——”

一声长长的狼吼划破夜空,月光下一个黑色的身影仰天长啸,威风凛凛、声震四野,听了令人毛骨悚然。

刺猬小小爬出洞口扒开小草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,却只能看到茂密的树林。穿过低矮的枝条,看到的是阴影里一只刺猬坐在枯叶堆上拿着果子望着远处。

“你也是听到声音才来到这的吗?”

刺猬小小有些愉快的从小坡上滑下,一不小心冲到那只刺猬面前无法停住,那只刺猬只得伸出爪子拦住小小,停下来的小小对着那只刺猬甜甜一笑。

“我叫小小,你呢?”

“他们都叫我重重。”重重边往一旁挪动,给小小让出一个位置,边介绍自己,伸出爪子舔了舔,上面浅浅的血痕——被小小的刺刺伤的血痕。

“我不是因为听到叫声才到这里的,我来这里是因为……”重重指了指头顶,那里是满满的果子。小小眨巴着眼睛看着上面,月光下,一个个果子挂在枝头闪烁着亮光,小小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重重看在眼里,把自己刚刚拿到的果子放到小小爪子里。

小小开心的捧着果子和重重并排坐一起,望着远处。

“你知道刚刚的吼声是谁吗?”果子有些酸酸的苦涩,小小偷偷瞥了一眼重重,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这种酸酸的果子,小心的将果子放一边,拍拍爪子一脸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看着重重。

重重自然看到了小小的小动作,却不说破!

“那是狼,一匹孤狼……”

“为什么是‘孤狼’?他没有家人吗?”

“或许他不喜欢和家人在一起,或许……

他的族人不要他了……”

小小不自觉地拿起一旁的果子浅浅咬了一口,不和家人在一起的狼?那是什么样的动物?像水牛一样高大?还是像梅花鹿一样漂亮

“在什么地方可以见到他?”那样,在黑夜里吼叫的狼,小小想要看看,远远的看看他的样子就好。

“森林深处吧,不过,你最好不要去,那里有很多凶狠的野兽,他们会吃了你。”重重呲牙咧嘴的做着他觉得最恐怖的鬼脸,反而逗得小小咯咯笑起。

最终小小还是瞒着家人带着简单行李向森林深处走去了,那个划破寂静夜空的嘶吼声留在了小小的心底,她想要看看,就远远的看看——孤狼的样子。

但是,越往森林深处走去树林越加茂密,更是遇见了匆匆爬过的毒蛇,小小蜷缩起身体,背后尖尖的刺吓跑了毒蛇,但小小还是蜷缩在低矮的灌木下瑟瑟发抖,委屈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。

“既然这么怕,为什么还要来……”

重重熟悉的声音传来,小小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重重递给自己一个小果子,心底的恐惧顷刻间倾泻而出,更是哇哇大哭起来……

“呜呜……

重重……好可怕……呜呜……”

小小没有问重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,她也没想到要问重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,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。

哭了许久,小小擦干眼泪,接过重重手中的酸果子,咬了口,可是酸酸的味道害她又有些想哭了。

那以后重重就和小小一起在森林里穿行,寻找那个惊扰了小小心底的声音,他们遇到过吃肉的野兽;遇到过骇人的猎杀;也遇到过狂风暴雨……

两只离家的小刺猬相伴需找着那夜里的孤狼,然而,狼吼夜夜不断,却再也不是那夜的吼声。

重重觉得每次都差不多,都是狼吼,只是小小摇头,她说,不是,即使再像,也不是那夜的那匹狼。

他们在森林里穿梭了一个多月,小小有些沮丧了,有些懊悔了,她有些想家了,她开始反思,自己是不是不该这样瞒着父母外出?

那日午后,小小和重重躲在树洞里小休,重重细心的用树叶将洞口隐蔽起来。睡梦中突然听到一声狼的嘶吼声,不像夜里的长吼,更像老虎在争夺领地的声音——低沉,冷厉。

小小被突然惊醒,看到重重爬在洞口向外张望着,小小小心翼翼的爬在洞口的另一边,向外望去。

外面一匹黑色的狼和两匹灰狼龇牙相对着,一只小白兔躲在黑狼身后,似乎受到了惊吓——那匹黑狼在保护那只小白兔。他的尾巴刻意圈绕着兔子,他身上的毛皮在斑斓的光影下格外夺目……

“她是吃草的,我们是吃肉的,你却一直保护这只兔子!凌,你别忘了,你是匹狼!”

“我看他快变成吃叶子的狗了,难怪会被族长除名。”

两匹灰狼对着黑狼耻笑着,想要他交出小兔子,但黑狼只是低着前身做好随时和两位同族厮杀的准备,似乎身上的黑毛根根竖起,像只被激怒的猫,低鸣着威慑对手。

“滚!”

被叫做凌的黑狼只是冷漠的一个字,两匹灰狼冷哼一声终是转身离开了,没有必胜把握的他们不愿和凌撕咬,何况一只兔子还不够他俩分。

灰狼刚走,一只百灵鸟衔了绿色树叶覆在凌的背上,两条血痕隐约可见。或许两匹灰狼在别处早已经与凌有过较量。百灵鸟在他背上为他整理着绿叶,为他疗伤。小兔子走到凌面前,红红的眼睛望着凌似乎哭了。

“凌,对不起,都是我害你受伤了。”

凌收起眼里的精光,低头望着小兔子低低的话语满是柔情:“雪,到现在你还要和我说对不起吗?”

小小有些惊讶,不是说狼是危险的吗?爸妈总是一次次提醒自己看到狼要远远躲开,为什么凌不吃小白兔呢?

“重重,为什么……”

“呜……”

小小只顾问重重为什么狼不吃兔子,完全忘记自己是躲起来的,结果声音有些大,凌听到声音双眼瞬时聚焦警惕的望向他们所在的树洞,嘴里发出呜呜的低鸣,似乎随时会上前将小小的身体撕碎。

小小立刻将自己的蜷缩起来,低头不敢再说话。

凌走进看到是两只幼年刺猬,没有威胁,便离开了。小小从指缝间看到小白兔一蹦一蹦的跟在

凌身后,百灵鸟在空中盘旋了一会落到凌的背上,三人走了。

小小胆小的把自己缩成一团,但重重没有,站在洞口旁的重重看着凌一步步低鸣着走近,眼里骇人的精光,只是看着也忍不住颤抖。

他分辨不出狼的吼声到底有什么区别,但这个眼神——重重觉得,这就该是小小要找的那个声音,只有那样的孤狼会有的眼神……

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,小小和重重就远远的跟着凌、雪和百灵鸟,看他们在一起为雪寻找青草;等百灵鸟吃够虫子;看凌将野兽撕咬至死……每次凌捕食的时候百灵鸟都盘旋在空中为凌指明方向,雪就会跑到林间找来草叶,为可能受伤的凌预备着。

而小小和重重就躲在草丛里,静静的看着,看着他们笑语连连;看着他们一起到河边喝水;看着凌受伤……只是远远的看着。

直到有一天另一匹狼出现——

灵灵

灵灵是狼族的小公主,她在族里听到凌的传说,听得多了便想看看,所以独自走出族人的保护寻找属于她的传说。

她埋伏在丛林间,突然跳出来对着雪低鸣着,像一匹饿狼一样龇牙流着口水,凌像没看到一样从她身侧走过,她再次跑到凌的面前龇牙:“你没看到我要吃小兔子吗?你怎么不战斗!”

凌没有说什么,只是再次默默从她身侧走过,雪蹦到灵灵身边竟大胆的伸出手拍拍灵灵的手。

“凌之所以不和你战斗是因为你不是真的要吃我……”

“谁说的!我可饿了很久了!”

“那你现在就可以吃了我了。”

雪说完就朝着前方的凌蹦去,灵灵快速朝雪跑去,张口含起雪就往前跑,后方远远跟着的小小紧张的大喊“雪!”

但凌还是不急不慢的往前走着,百灵鸟飞了一圈又落回凌的背上,似乎也不着急雪的处境。直到傍晚凌到林间水洼喝水,灵灵再次出现,她叼着雪,雪拿着小萝卜。

小小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灵灵也没有吃了雪,重重告诉她,因为灵灵出现的时候虽然样子凶狠但眼睛会不时偷看凌,灵灵是为凌而来,又怎么会伤害凌在意的雪。她只是想引起凌的注意而已……

灵灵就这样加入了凌的小队伍,她比百灵鸟还吵,总是绕着凌问很多奇怪的问题,总是偷吃雪的萝卜,总是仰天长啸引来野兽给凌制造麻烦……凌对她说的最多的,唯一的话就是让她走,但她依旧像没听到似的,依旧跟着他们。

小小有些沮丧,她也想走在凌的旁边,她绝对不会像灵灵一样给凌制造麻烦,也不会抢雪的萝卜,她会在凌有危险的时候用背上的刺保护凌……但终究只是想想,每次凌望向他们的方向,小小总是将自己蜷缩成一团,好像只要缩成一团凌就看不到她。重重一次次对着凌的目光,一次次从凌的目光中解读出不一样的凌。

雪慢慢也和小小熟识起来,小小也从雪口中一点一点了解着凌。

雪第一次见到凌的时候,凌还只是比雪大一点点,雪照顾着受了伤的凌,她也曾让凌吃青草,但凌总是会吐出来,雪让凌自己出去找吃的,等凌回到雪身边的时候又是偏体凌伤……

就这样,凌跟着雪,两个独孤的动物结伴而行,他们从不说自己的父母,也从不过问彼此的过往。后来凌越来越大,就变成雪跟着凌,百灵鸟是凌从苍鹰手中救下的,或许为了报恩,百灵鸟就跟着他们一起在这密林里流浪。

小小不喜欢灵灵,甚至有些讨厌她,但有一天灵灵走向小小。小小立刻缩成一团,过会重重拍了拍小小,小小以为灵灵走了,舒展身体才看到灵灵一直看着自己。小小看见灵灵嘴巴张和着,却听不到她说什么,只是眼泪不停的流下,只是后来重重拉着她回到了家,回到了父母身边……

若不是偶尔黑夜的狼吼,小小大概忘记了她曾和重重一起爬山涉水追逐一匹狼的影子。

重重曾将一个苦涩的果子递给小小,两人望着夜空,重重告诉小小,那天灵灵告诉他们,若不是雪一次次为重伤的凌医治,凌早死了;若不是为了保护雪,凌不会一次次受伤;雪留在凌身边就是为了在凌没有食物的时候让他吃了自己……

灵灵让小小带着雪走,可是雪却拒绝了,比起没有凌的流浪,她愿意留在凌身边成为他的食物。

为了在凌没有食物的时候让他吃了自己……

这样的话一遍一遍在小小的脑袋里挥之不去,她不知道是怎样的在意让雪这么勇敢,如果呆在一个人身边就是为了让他夺走自己的生命,吃了自己,在一起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

小小难过极了,她没有勇气把自己变成凌的食物……

所以,重重带着小小回到属于自己生活中,小小也曾看到重重脸上、手上点点伤痕,重重总是笑着说没事。小小不知道,每次遇到凌,小小的转身、躲避总是会刺伤重重——因为重重一直在她身边。

小小开始相信凌只是他们生命的插曲,会慢慢淡忘,会随时间消散……

只是,还没等时间冲淡记忆里的凌,族里有个传说传扬开来,一只没有父母的白兔跟着一直凶残的狼,一次次为他疗伤,但终于那只可怜的兔子还是被那匹狠心的狼吃了……

小小想起来雪,想起雪红宝石一样的眼,还有她一直留在凌身边的理由。

为了在凌没有食物的时候让他吃了自己……

踌躇徘徊了几日,小小最终还是想要去需找凌,想要问问雪是什么死的。当她去找重重的时候,重重的父母告诉她,重重几日前就走了,他们不知道他去哪了,小小自然猜不到重重去哪了。

小小在凌经常出现的地方穿梭着,最终在密林水洼处看到受伤的凌,偏体凌伤的凌躺在水洼旁,小小采来枝叶小心翼翼地覆在他的伤口处。过了很久很久,凌才醒来,他看着小小,小小立刻缩成一团。

凌说“重重没和你一起?”

小小慢慢舒展开自己的身体,颤颤巍巍的问“你知道重重?”

“雪,说过……”

小小低垂着眼,她想问雪是不是真的被凌吃了,想问百灵鸟和灵灵在哪,想问他们发生什么了,但最终只是化作一滴泪滚落下来,声音颤抖的说:

“如果……如果你需要……我可以拔掉我的刺……成为你的食物……”这是小小能为凌做的唯一一件事,也是她冲破内心重重恐惧,最勇敢的的决定,为这个决定她挣扎了许久……

凌明白了,小小以为自己吃了雪,他想起一直站在小小旁边的重重,总是望着自己眼睛的重重,那样的重重应该会明白,自己没有伤害雪;那样的重重应该会明白,自己多自责没有保护好雪;那样的重重应该会明白,自己好像也能看懂她……

凌该是难过的,如果活着是为了保护雪,那现在又有什么意义活下去,想起重重坚定的眼神,

或许活着也可以为了找到什么。

凌起身走入了密林“不要再跟着我了!”

小小有些难过,生气的拔了一根背上的刺,疼得撕心裂肺……

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到族里,父母都不见了,重重的家里也空空如以,她怎么就只剩下一个人啦?

小小难得倔强的咬牙没有哭,但是族里一个人也没有,树上的乌鸦告诉小小,族人搬迁了,也许来年春天他们还会回来。小小跌跌撞撞的朝着乌鸦说的方向狂奔,只是在黑夜里失去了方向……

枝头的老鹰被吵醒,阴森森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小小,小小习惯性将自己缩成一团,呜呜的哭出声来,她多么希望张开眼睛的瞬间重重会递给她一个又酸又涩的果子,这一次,她一定会全部吃。

瑟瑟发抖的身体感知着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,有东西朝自己靠近着,小小不敢抬头看,她怕是野兽要吃了自己,她期望是重重找到自己,她甚至奢望会是凌,他会像对待雪一样对自己……

完!

将各个角色的名字区分了一下,把灵灵、小小、重重当作一个人来看,似乎是不一样的感觉。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人在遇到某个人的时候幻想过成为灵灵,最终只是做了小小,却总是伤害着自己(重重),最终迷失了自己。

相关专题:刺猬 小小 果子 百灵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刺猬小小的感言